寻找西部西藏的跨喜马拉雅时代:阿里秘境
2018-01-03 10:47:23      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    
0

在印度以北一个云雾缭绕的地方盛产黄金,守护这些黄金的,是一种蚂蚁,小于狗,大于狐狸,这些黄金就是它们的食物。周围的人们挖金子为生。每天凌晨,他们赶着马,来到食金蚁的地盘上,趁着星光和月色,装满自己的口袋。不过,不管收成如何,他们都必须在第一缕晨光照到原野之前,打起马儿,迅速逃离采金场。因为食金蚁天生神力,感知到晨光就会醒来,任何入侵者都逃不过它的惩罚,变成森森白骨……

这是外部世界关于西藏的第一次记载,来自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讲述的一个印度传说。这个神秘的掘金地,就是西藏西部的阿里。

QQ截图20180103104623.png

图为冈仁波齐

故事中富于传奇色彩的食金蚁,有人说是沙漠里一种金黄色蚂蚁,马蜂一般大小,翅膀退化,爬行迅速,碰到什么吃什么,庄稼、树根、木材,尤其喜欢吞噬沙砾中的黄金。也有人说,所谓的蚂蚁其实是土拨鼠,这是一群善于打洞的动物,它们把挖出的土堆成堆儿,其中也许含有金末。或许更接近真实的是,“它们”就是披着树皮在那儿掘金的人。

对于西方掘金者来说,阿里更大意义上的金矿,在于它是通向西藏腹地的最便捷通道。从阿里中心沿象泉河越过南方喜马拉雅山,是印度和尼泊尔;越过北方昆仑山,是新疆;西方紧邻克什米尔地区,东方连接西藏本土的后藏谷地和羌塘草原。通向阿里的各个山口,自古以来是便利的商道,不仅是黄金之路,还是盐巴之路、麝香之路,同时融合了多种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,这片西部高原在多元文化夹击中蕴含着变异的因子。于是,最早一批西方人也化装成西域商人由阿里进入西藏,他们是间谍、传教士、学者、地理学家、秘术士、士兵和一些怪诞之人。

QQ截图20180103104547.png

图为当惹雍措

他们很快发现,这个西方最早进入的地带不仅是一块通向西藏的跳板,这里也留下了最多难解之谜:为什么这片偏于一隅的西部高原上诞生过象雄、古格这样特异于西藏腹地的古文明,甚至在强盛之时辐射整个青藏高原?这些断续的文明又如何一夜消失?

有记载的最早到达这里的西方人是17世纪葡萄牙传教士安德拉德和马奎斯,他们得以窥见古格王国辉煌的背影,却也埋下王国灭亡的导火索。古格因“后弘期”的佛教传播成为西藏西部宗教和政权意义上的双重重地,可此时佛教势力的不断扩大已经让国王感觉到威胁,它不惜借扶持天主教来打压佛教。古格因宗教而兴,也因宗教而亡。

只是这个辉煌700年西部王国消失得过于迅速、过于彻底了。以至于当20世纪30年代意大利人图齐跨越喜马拉雅途经此地时,他拍摄了此地标志性建筑——古格王宫的遗址、壁画、佛塔,但这位著名的藏学家竟然没有认出这就是王宫所在地,而误以为这是一座寺庙遗址。

相对于古格在阿里的正史地位,古代西部西藏的代名词象雄,苯教发源地和游牧文化代表,则更像是一种执著的精神信仰,实物遗存至今没有定论。继续上溯,更久远的还有西部史前石器时代的诸多遗存待解。

QQ截图20180103104608.png

图为札达土林

如今我们对阿里的寻找从内地经拉萨,自东向西进入。从拉萨到阿里有三条线路,北线经那曲,穿越羌塘高原无人区;中线为拉萨—日喀则—拉孜—措勤—改则—革吉—狮泉河一线,海拔较高,沿途均为高寒牧区;南线溯雅鲁藏布江而上,穿越大片后藏谷地,直达阿里的普兰、扎达。我们选择了曾作为吐蕃和象雄商贸古道的南线,2010年这条曾经漫长的畏途修通了柏油路,只需要两天车程,甚至阿里还开通了往返拉萨的航班,“天上的阿里”似乎不再遥不可及。但是阿里的神秘性并未因地理屏障解除而减弱,穿越卫藏地区而来,越发感受到西部高原之于整个藏区的逸出。

或许阿里的精神标志——冈仁波齐可以告诉我们些什么。如今,尽管西藏的佛教中心已经转移到卫藏,阿里的寺庙并不兴盛,但神山却是一个天然的巨大神殿。千百年来,山下的人们都在围绕它的白色头颅虔诚旋转,印度教、耆那教、苯教和佛教都奉它为世界中心,仅仅因为它独特的冰雪之冠吗?

QQ截图20180103104558.png

图为扎日南木措

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,1985年最早一批来札达考古的陕西考古所张建林认为,对冈仁波齐的崇拜,不仅仅因为喜马拉雅、喀喇昆仑、昆仑等几大山脉在这里打了一个结,更是因为这里是孕育青藏高原和印度平原的4条河流狮泉河(印度河上源)、象泉河(萨特累季河上源)、马泉河(雅鲁藏布江上源)和孔雀河(卡尔那利河上源)的源头。四川大学考古系教授李永宪注意到,与中原“大江东去”的太平洋水系相反,阿里的主要河流,属于“印度洋水系”,多是向西、向北或向南,殊途同归最终汇入印度洋。这些源出阿里的外流江河,流淌着“卓雪马术”、“普兰美女”、“古格辉煌”和“拉达力士”等西部古老文化的因子。

古格王国都城遗址.png

图为古格王国都城遗址

西部的阿里,曾经有一个“跨喜马拉雅”的恢弘时代。放在这样一个文化地理框架中观察,李永宪认为,从阿里流向印度洋的多条河流深谷,一直是西藏西部与周邻地区交往通达的古道,自古西藏高原与南亚农耕文明和中亚草原文化的接触,藏传佛教艺术中的克什米尔风格、中亚风格、于阗风格等区域外因素的来源,莫不与西部阿里自然地理的这些特点有关。长久而深厚的历史积淀,在这片高原上留下了无数已被发现或尚未知晓的文化史迹。

托林寺.png

图为托林寺

责任编辑:张梅丽

公安备案号:藏公网安备 54252202000001号 公信部备案号:藏ICP备12000030号 版权所有:札达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:西藏传媒集团 站点地图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